aquidefinition

aqui definition


利润 来自于5%的交易。


   丹尼斯 坚信赢钱必须赢的道理。


  殊不知,在 有风的时候,航行是普通 投机者最大的问题。


  其实,一方面可以满足单边的 大趋势,如果你 逐鹿不知道 跺脚,注定失败;另一方面,你必须防范 太过固执,以至于你 还不知道市场什么时候已经反转。


   Smith同时透露,在去年3月 美国 国债市场发生混乱后, 财政部会同美联储、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以及美国证监会(SEC)这些监管机构, 计划“全面且协调性地”研究提升美国国债市场韧性的方式,评估未来可能采取的行动步骤。


  Smith列出了五大工作重点,包括提高数据质量和可用性、增强市场中介的韧性、评估扩大范围的中央结算、提升交易平台的透明度和监管、调查杠杆和基金流动性风险管理的影响。


    Smith所说的继续 缩减TGA 现金余额意味着,我们可能又会看到上月那样的财政部创纪录“泄洪”。


    今年3月17日美国财政部公布,TGA的现金余额资金量在一日内从1.361万亿美元降至1.09万亿美元。


  这意味着,财政部一天内就向金融市场注入了2710亿美元的巨额现金。


  金融博客Zerohedge当时称这一幅度“史无前例”,拜登刺激法案终于“开闸放水”。


    根据今年2月初财政部公布的计划,后续财政刺激将优先使用TGA的余额,而不是通过增发债券融资,计划TGA余额从3月初的1.4万亿美元缩减至月末的8000亿美元,6月底减至5000亿美元。


    财政部缩减TGA,叠加银行 存款激增带来的准备金增加,大量资金将回到货币市场基金手中,基金寻找避风港,投资于市场上剩余的短期 美债,可能导致短端美债 利率被压至低于隔夜逆回购工具利率(ONRRP)水平,而由于ONRRP利率已经为0%,导致隔夜一般 抵押品回购利率 跌至负值。


    也就是说,长期利率不断走高之时,美国短期利率将进入“名义负利率”时代。


    华尔街见闻此前文章提到,3月17日当周,一个重要短期利率指标——追踪一般抵押品金融回购协议市场每日利率的DTCCGCF指数曾经跌至-0.008%。


     5月资金市场面临的流动性缺口有多大?  基于超储五因素模型拆解来看:  1)财政存款:5月财政通常收大于支,当月新增财政存款通常为正,主要是收入端受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影响,税收收入可观,同时财政支出较弱。


  如果按照2015年至2019年历史区间水平判断,5月新增财政存款均值约4000亿元,我们 预计今年情况也差不多类似,财政上缴带来的流动性缺口可能在3600-4000亿元附近。


  除了财政收入上缴外,还需要考虑 政府债券净融资规模。


  去年5月财政存款增量大幅赶超 季节性,主要就是受到了政府债券供给放量的冲击。


  我们预计5月政府债券供给压力会相比3-4月有一定抬升,但会低于去年同期。


  具体来看,地方债方面,单月净增量可能达到6000-8000亿元。


  国债方面,根据国债发行计划,二季度附息国债发行支数与2019年持平,5月到期量仅有1403亿元,明显低于4月的4861亿元,假设单支发行规模与3-4月份接近,我们预计5月份国债的净增量在3000-3500亿元左右。


  政府债券合计来看,我们预计5月净增量可能在9000-1.1万亿元附近,供给压力环比上升,但低于去年同期的1.2万亿元。


  如果考虑到资金 投放提速,政府债券净融资对银行体系流动性的抽离量可能在7000-9000亿元附近,对应合计的5月财政存款增量会升至1万亿元-1.2万亿元附近,高于往年月份但低于去年同期。


    2) 外汇占款广义口径外汇占款与银行结售汇差额走势相对一致,从近几年银行结售汇情况看,5月、10月、12月结售汇需求走高的情况较为常见。


  我们今年5月银行结售汇延续往年季节性特征,甚至可能会超季节性走高。


  一方面,今年前三个月已披露的净结汇数据都要高于往年同期;另一方面,4月美元重新走弱,市场也会产生一种担心,暨美国第二轮财政刺激下,短期人民币会继续相对美元升值,这种担忧可能也会推动企业尽早进行结汇。


  此外,近期广义流动性收紧的背景下,企业人民币融资难度边际其实有所提升,在这种背景下,通过净结汇补充人民币资金需求,成本可能要比依托于贷款等融资更为合适。


  综上来看,我们认为5月央行广义外汇占款可能仍以净投放为主,对资金面有支撑。


  此前3、4月份市场对资金面的“误判”,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可能就是来自于广义外汇占款的投放。


  因为相比于其他可以“看得到的手”而言,央行在广义外汇占款层面的投放是比较难以预估和预判的,属于“看不见的手”,也容易被市场忽视和低估的,这也是为什么市场此前对3、4月超储率预判普遍较低。


  我们预计今年5月广义外汇占款的净投放规模可能与今年2月相近,在1600亿元-1700亿元附近。


    3)流通中的现金+法定存款准备金:季节性特征看,5月流通中的现金通常表现为净回笼,最近几年的幅度在 1000亿元-1800亿元附近,我们预计今年的回笼量可能接近区间上限,约1600-1800亿元附近。


  法定存款准备金的扰动整体可能不大,如果央行没有对存款准备金率进行调整,该项的变动通常不会出现明显的超季节性。


  剔除去年5月定向降准影响后,往年5月缴准带来的流动性缺口通常不高(800亿元-1000亿元),与M0回笼对冲后,可能仍有800亿元-1000亿元的流动性支撑。


    4)公开市场操作:目前央行公开市场操作尚有600亿元的逆回购待到期,同时月中还有1000亿元的MLF和700亿元的国库现金定存到期,续作投放压力整体不大。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