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prtinvestorrelations

eprt investor relations


当然,200多年的交换理论也和金银六合一起成为金融学 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试想一个简单的问题。


  一枚/鹰洋/重27克, 含银900两, 纯银重24.3克, 大头26.86克,含银 892两,纯银重23.95克。


   商人在交易时是否更欣赏/ 鹰扬/?如果做等量贸易,付了散货,收了鹰扬,商人得到的 银子是不是更多? 我们可以做简单的思考、分析和讨论。


  由于监管不严,缺乏必要的 信贷技能,金融机构将 高估作为 新增贷款的依据,在国内外 投资者的合理推动下,股市也随之 暴涨


  国内外投资者忽略了公司出现问题的明显信号。


  然而,人们对 泰国经济的信心正在悄然丧失。


  1997年春天,投资者开始 撤资,随后 银行挤兑 耗尽了央行的货币储备。


  随着7月政府对泰铢实行 浮动汇率,风暴正式来临。


  首先,去年 疫情期间,大家可能会忽略了一些事情。


  第一,我们是1月23号宣布 武汉 封城,2月6号 美国出现了新冠的第一例死亡病例,2月12号国内 创出新高,这就是当时 中国和海外市场的分化。


  尤其是疫情到来之后,中国是在抗疫,加大了人口流动的管制力度,实际上是以战争模式去应对战后的战时经济。


  军队管理、物资管理、人员管理、交通管理秩序都在一个局域范围内。


  武汉宣布封城的时候,并没有医生进入武汉,当形势明朗之后,其他地方都没有了, 4万个军队的医生护士进去,然后瞬间改变了武汉医疗人员的紧缺,这是第一步。


    然后,第二步就是 建立了13个 方舱医院,在国际上历次的大流感里,一旦出现了方舱医院,意味着这个地方的医疗系统已经出现了挤兑,医院容纳不了太多患者,但必须要收治他们。


  所以最后意大利西班牙也在建立方舱医院,但是建立方舱医院一定是意味着你的硬件不行了,4万人进去是搞软件,这样集全国的力量于一点,才能解决问题。


  建完之后,做出判断的前提是全国再没有像武汉这样的城市,不然不敢这么做,这是整个中国的体制优势。


  如果把疫情作为一次战争,这种战时应急的效率确实是挺厉害的,而且不论以什么标准,我们确实也打赢了。


    但是在中国最紧张的时候,美国人根本不紧张,他觉得没问题,道指创出新高,整个欧美国家金融市场十分繁荣,从19年四季度就繁荣了。


  直到意甲球员确诊,他们就开始害怕了。


  一个美国的年轻人,既是运动员,又是白种人,却被确诊了,美国人觉得麻烦了,纷纷担心自己的状况,然后疫情很快蔓延起来。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