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chainworldconferencethailand

blockchain world conference thailand


摩根大通: 比特币 波动率下降或有助鼓励银行投入 加密 货币 市场  摩根大通认为,近期比特币的波动率 回落可能有助鼓励机构投入加密货币市场。


  “比特币波动率正常化的初步迹象令人鼓舞,”该机构报告称,比特币三个月实现波动率已经从2月份的90%以上回落至86%,六个月波动率指标似乎稳定在73%左右。


  他们指出,比特币的高波动率让机构 投资者望而却步,随着波动率下降,更多机构可能会进入加密货币市场   瑞信美元兑日元( 110.58,-0.0900,-0.08%)后市仍有 上行空间,有望上摸至112.40  ①瑞信的分析师指出,虽然美元兑日元 汇价在周四出现回落,但这只是短线超买之后的 技术性修正,在此前的升势已经扭转了自2018年10月以来的长期下行趋势之后,后市汇价仍有进一步上行空间;  ②瑞信预计,美元兑日元短线目标位上看111.68/72这一2020年3月的前期高点阻力区间,上破后将进一步剑指112.40处的2019年高位,而这也是2016年到2020年这波长期跌势的61.8%斐波那契回撤位;而下方,110.57和110.43处分别有初步支撑,而失守110.27并下探至109.85一线后,则意味着短线需要经历更大尺度的回调。


    ③而在欧美市场周五提前进入假期,市场交投趋于清淡之际,投资者日内将瞩目 美国3月非农就业数据在汇市所可能带来的超预期影响,这也会决定美元兑日元短线的进一步行情方向。


   拜登基建 新政将靠增税来 买单,华尔街是否肯 买账正受瞩目.在美国国会此前闯关批准了1.9万亿美元援助新政 措施后,投资者的目光已经转向了该国下一步的 财政刺激 计划


  而总统拜登此前推出的新一轮以基础建设为核心的支出措施固然令人期待,但是他同时表示需要增加税收来为此买单填补财政窟窿的做法,却多多少少令投资者心中感到 五味杂陈,这也令近期美国金融市场走势出现了一些犹豫和纠结的迹象。


   业内认为,目前全球疫情仍未完全受控, 经济复苏很不平衡,部分低收入、脆弱 经济体面临经济放缓、 流动性压力等,IMF 特别提款权政策越早落地越好。


    “一旦这些脆弱经济体国际 储备枯竭或流动性风险暴露,可以用特别提款权‘置换’必需的币种流动性,有助于缓解这些脆弱经济体的流动性问题,从而促进全球经济复苏。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告诉上海证券报记者。


    2015年11月30日,IMF宣布将 人民币纳入特别提款权货币 篮子,与美元、欧元(1.1955,0. 0006,0.05%)、日元和英镑(1.3756,0.0006,0.04%)共同构成新的货币篮子。


  2016年10月1日,人民币正式加入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


    DailyFX中文网高级分析师樊秀峰告诉记者,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里占10.92%的权重,增发6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的方案相当于人民币在国际储备中增加了价值约710亿美元的人民币储备,利好人民币国际化发展。


    除了增发6500亿美元特别提款权外,IMF近期还批准减免多个国家 2021年4至10月期的债务。


  此外,IMF支持将二十国集团“暂停债务偿付倡议”(DSSI)进一步延长至2021年12月底。


    从16世纪起, 科学和技术发明的伟大时代 开始了,在18世纪后这个势头日益强劲,而从19世纪初开始,更 进入了鼎盛时期——煤炭、蒸汽、电力、 石油、钢铁、橡胶、棉花,化学 工业、自动机械、大规模生产的方法,无线电、印刷术,牛顿、达尔文和爱因斯坦,还有其他家喻户晓的人和物,成千上万,不可胜数。


    那么这一切导致了什么样的后果呢?尽管世界 人口有了巨大 增长,同时这些人口还必须有相应的住房和机器设备与之相配合,但是我认为,欧洲和美国的平均生活水平还是提高了将近4倍。


  而资本的增长所达到的规模,比之于以前所知的任何时代,要远远超过上百倍,而且今后人口未必会再次出现如此巨大的增长。


    如果资本每年增长,比方说2%,那么世界的基本固定资产将会在20年里增加50%,而在100年里将增加7.5倍。


  可以从物质方面,比如说住房、运输之类,来想象一下这种发展前景。


    同时,近十年来,在工业和运输方面的技术改进,其速度也是前所未有的。


  美国1925年的人均工业产值比1919年提高了40%。


  在欧洲我们被暂时的障碍所阻滞,但即使如此,仍然可以肯定地说,技术效率的增长率总体上每年至少在1%以上。


  现在显而易见的是,尽管革命性的技术革新迄今主要是发生在工业领域,但很快将冲击到农业方面。


  粮食生产效率的进步,将与矿业、工业和运输业所取得的进步同样巨大,而我们也许正处在这种巨变的前夜。


  在好些年以后——即在我们自己这一代——也许可以只付出原来一向使用的 人力的1/4,就能够完成在农业、矿业和工业上的操作了。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