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genusstockprice

agenus stock price


我是幸运型的 交易员。


  刚进入交易市场的时候,有很多贵人帮助我。


  比如,最简单的就是交易的 风险控制思维, 资金管理在交易中的重要性,我进入金融交易市场的第一课就是老师教我的资金管理或交易风险控制。


  所以我可以拍着胸脯说,我没有亏很多钱。


   我不希望很多 交易员在交易过程中多次 清仓,或者频繁清仓的交易经历,因 为我个人的性格也是有讲究的,我对交易这样的风险控制要求非常严格。


  我举个例子: 的人对赌博比较 痴迷,有的人对游戏比较痴迷。


  这是每个人的弱点,但我不 迷恋他们。


  我不迷恋这些 东西,就像交易一样。


  我每一步都有计划。


  也可以说,每个时间段的交易都在我的计划中。


  当然,我并没有明确说明我赚了多少钱。


  我更关心的是我个人的交易状态。


  我的交易状态是正确的,那么我的交易结果就取决于市场能给多少钱。


  衣食住行,对世界各国 民众来说,负担最大的恐怕就是“住”了。


  在 韩国,近几年的住房市场可以说涨势难平。


  尽管政府已经多方 调控,但还是越控越高,目前“ 购房热”仍然在持续,尤其是在韩国首都首尔。


    韩国 房价越调控越涨首尔房价4年涨45% 记者在 首尔市的一处新建成的小区了解到,这里总共有1600多户。


  两年多以前 预售的时候,楼盘曾 吸引大约 10万人前来 抢购,令购房者们直呼“购房就像买彩票”。


  去年8月,首尔市的另一处档次差不多、目前还没有竣工的高层公寓楼盘,预售时也同样吸引了数万人抢购,竞争比例高达340:1,刷新了首尔市楼盘预售史上竞争率的最高纪录。


    首尔市的面积仅为韩国国土面积的0.6%,却居住着韩国接近五分之一的人口。


  作为韩国的社会经济和文化中心,首尔市聚集着众多知名企业,提供的大量工作岗位和商业机会,吸引着一批批追求梦想的年轻人。


  很多人希望在这里安家落户,购房的刚需源源不断。


  然而,首尔市的住房资源却相对有限,房地产市场供不应求的现象始终存在,房价也因此居高不下。


    尽管韩国自2017年以来共颁布了25项房产调控政策,4年之间首尔市的房价还是累计上涨了45%。


  虽然在接连的调控之下房价不降反升,民众的购房热情丝毫没有减退。


  去年,首尔市的公寓楼成交量超过了10万套,同比增长一倍多,再次创下历史新高。


    今年4月首尔新市长就任,提出将放宽限制、力推旧房重建和再开发项目,许多民众看好房价上涨而纷纷出手,形成了新一轮的“购房潮”。


    我得出的结论是,假定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没有大规模的人口增长,那么,“ 经济问题”将可能在100年内获得 解决,或者至少是可望获得解决。


  这意味着, 如果我们展望未来,经济问题并不是“ 人类的永恒问题”。


    您也许会问,为什么这样就让人惊诧?这的确值得令人惊奇。


  如果我们不是眺望未来,而是回首过去,就会发现,迄今为止,经济问题、生存竞争,一直是人类首要的、最紧迫的问题——不仅是人类,而且在整个生物界,从 生命的最原始形式开始莫不如此。


    因此,显而易见,我们是凭借我们的天性——包括我们所有的冲动和最深层的本能——为了解决经济问题而进化发展起来的。


  如果经济问题得以解决,那么人们就将失去他们传统的生存目的。


    那么这对人类到底是福还是祸呢?如果你完全相信生命的真正价值,则 这一远景至少为我们展示了从中获益的可能性。


  不过,那些经过无数代的培养,对于普通人来说已是根深蒂固的习惯和本能,要在几十年内加以悉数抛弃,以使我们脱胎换骨、面目一新,是难乎其难的。


  虑及这一点,我仍然不能不感到非常忧虑。


    用我们今天的话说,这会不会引起普遍的“精神崩溃”呢?对此,我们已有了些许体会。


  我所说的这种精神崩溃现象在英国和美国富裕阶层的家庭妇女中,已是极为寻常。


  这些不幸的妇女,她们中的许多人被自己的财富剥夺了传统的任务和工作,由于经济上的必需这一刺激已经消失,所以她们从烹调、洒扫和缝补这类活动中已不能得到足够的快乐,而又难以找到更愉快的消遣。


    对那些为了每日的面包而辛勤劳动的人来说, 闲暇是一件令人向往的乐事;而当这种向往成为现实时,他们才发现原来是另一番滋味。


    据说有这样一段墓志铭,是一位打杂女工为她自己写的:  别为我悲伤,  朋友们,  别为我哭泣。


    现在我什么也不用干了,  而将永远永远地休息。


    这就是她的天堂。


  如同其他渴望闲暇的人一样,她想象要是让别人来歌唱而她在一旁倾听,这样打发时光的方式将是多么美妙,因为在她的诗中还有这样两行:  天空中回荡着圣歌和甜美的音乐,  而我在一旁倾听,什么也不做。


    然而,只有对那些不得不歌唱的人来说, 生活才是差强人意的——可是我们当中又有几人真正能够放声歌唱呢!  因此,人类自从出现以来,第一次遇到了他真正的、永恒的问题——当从紧迫的经济束缚中解放出来以后,应该怎样来利用他的自由?科学和复利的力量将为他赢得闲暇,而他又该如何来消磨这段光阴,生活得更明智而惬意呢?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