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変換

l 変換


证券的购买和/或销售。


   交易商为自己的账户和 风险进行交易。


   交割日-- 合同到期的日期,当进行 货币兑换时,这个日期在《 证券法》中被称为价值日。


   外汇货币 市场


  交割风险--描述交易方虽然愿意完成交易,但无法完成交易的术语。


  贬值-由于市场力量而非官方行为导致的 货币价值下降。


  交易台-指处理一种或多种特定货币的小组。


  央视新闻报道称, 当地时间 26日下午, 沙特为首 多国联军发布 通告称,成功 拦截了一枚来自也门境内的弹道导弹。


  多国联军司令部发言人图尔基·马利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联军在沙特南部纳吉兰上空成功拦截了这枚导弹,但并未透露事件是否造成人员伤亡或拦截导弹的具体位置。


  沙特能源部在声明中谴责针对民用 设施的破坏行为,称其不仅针对沙特一国,更 有可能影响沙特原油 出口乃至世界能源供应的稳定。


  截止发稿前,能源情报集团记者AmenaBakr表示,对沙特 石油设施的袭击仍在继续。


  此前还有消息人士称,也门胡塞武装认为他们占了上风,不会轻易结束战争。


  原油交易提醒: 汽油 库存跳升,短期走势关注 这一重要因素.周四(4月8日)亚洲时段, 美国原油徘徊在60美元关口下方, 全球经济前景改善给 油价提供支撑,但汽油库存上升和人们担心 新冠疫情将削弱全球燃料需求复苏,仍令油价短线面临一定的下行风险。


  投资者后市需要关注全球范围内新冠疫苗的接种进展。


   日内 重点关注美国截至4月3日当周初请失业金人数(万)、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主席格奥尔基耶娃、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世界贸易组织总干事伊维拉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及世界银行春季会议上就全球经济发表讲话。


    扩大交易主体和拓展 实需内涵是 在岸市场发展的关键  这波 人民币急涨背后的推手,是近期市场出现了人民币升值 预期自我强化、自我实现的顺周期羊群效应。


  这暴露了在岸人民币外汇市场发展的一些短板。


    众所周知,香港有一个无本金交割远期(NDF)人民币外汇离岸市场。


  在2010年离岸人民币市场大发展,推出可交割的人民币外汇远期之前(DF),NDF曾经是海外对冲或投机人民币汇率波动的重要工具,NDF价格也是人民币汇率的一个重要影子价格。


  尽管近年来因为DF崛起,NDF市场的活跃度和代表性有所下降,但仍可作为人民币汇率预期的一个重要参考。


  笔者就常用1年期NDF隐含的价格来反映可度量的人民币汇率预期。


    央行对NDF市场没有调控或干预。


  但无论市场出现单边升值或贬值预期,由于NDF交易的 参与者既有对冲汇率风险的套保者,也有押注汇率波动的投机者。


  这些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多元化,且交易没有限制,故即便出现单边预期,但只要大家预期不一致,NDF仍然可以随时出清。


  如有人预期人民币未来一年可能升值1%,有人预期是3%,那么,在1%至3%的预期差之间,买卖双方就可能达成交易。


    在岸市场的情形却截然不同。


  在岸市场上,无论即期还是衍生品交易,都有要基于合法合规的贸易投资需求的实需原则规范。


  无论在银行结售汇还是银行间市场,基本都要遵循这一要求,故市场参与者的风险偏好同质化,这就容易出现单边市场。


    现在,我们大力引导和鼓励市场主体适应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新常态,聚焦主业,避免偏离风险 中性的“炒汇”行为,加强汇率风险管理。


  但由于坚持实需原则,在外贸进出口较大顺差的情况下,“风险中性”的结果很可能是对未来的 结汇和购汇需求都应该凭单证进行对冲,则远期结售汇大概率将是远期净结汇。


  而因为银行与客户签订远期合约后,将通过近端拆入美元换成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来对冲远期净结汇的敞口。


  而这意味着银行将加大在即期市场提前卖出外汇的力度,进而加速即期市场人民币升值。


  可见,“风险中性”可以缓解微观市场主体的困境,却难以解决宏观层面的问题。


    根据国际清算银行三年一次抽样调查的结果,2019年,全球日外汇交易量6.60万亿美元。


  其中,美元日成交量5.82万亿,占88%;人民币日成交量2850亿,仅占4%,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披露的八种主要储备货币中排名最后。


  人民币日成交量中,在岸的即期交易占到全球人民币即期交易的52%,但远期和期权交易占比均为1/3稍强。


    于在岸市场,扩大交易主体,引入不同风险偏好的市场参与者,同时拓展实需内涵,放松交易限制,此二者与丰富交易产品“三管齐下”,对于境内外汇市场发展至关重要。


  2005年“7·21”汇改以后,我们就鼓励“两非”入市,即允许非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做结售汇业务,成为银行间市场会员。


  但因为没有放开相关交易限制,只相当于将之前银行柜台结售汇业务转到银行间市场办理,所以积极效果并不明显。


  到去年,非银行金融机构占境内外汇市场份额的比重仅有1.1%,而全球2019年此项平均占比为55%。


    此外,我国早在“7·21”汇改之初就推出了外汇和货币掉期业务。


  这是全球广泛使用的外汇衍生品。


  但因为境内执行实需原则较为严格,去年该项交易在境内银行对客户外汇交易占比仅有5%,远低于2019年全球平均为43%的水平。


  而在汇率单边预期不强的情况下,本有助于减轻即期市场的外汇供求失衡压力。


  比如说,最近人民币升值较快,有些企业可能不愿意低位结汇,但又有本币支付需求,本可以通过近端卖出美元换取人民币、远端卖出人民币归还美元的掉期交易来调剂。


  现在,因掉期业务的操作不够便利,企业可能选择被动结汇。


  

0 Comments